30选5

     交汇点讯 “不要小瞧基本功,苦熬出来的内力,往往是科研路上最坚实的支撑。”《新华日报·科技周刊》科学顾问、新晋欧洲科学院院士、苏州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院长时玉舫教授谈及自己的科研观,向记者分享“传奇”求学经历。

  他曾一邊牧牛一邊“啃書”,也曾紮根“獸醫”專業勤學苦練,還在留學期間發現“激活誘導的T細胞凋亡(AICD)現象”,這項重要研究成果爲人類免疫學發展探明一條嶄新方向……這位從山東沂蒙山區走出來的“農民孩子”,以高度嚴謹的科研態度,一步步成爲全球頂尖免疫學與幹細胞專家。

  從“獸醫”到幹細胞再生醫學,傳奇求學路體悟科研

  1960年,时玉舫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一个农民家庭,17岁时他有幸赶上全国恢复高考。1977年,唐山大地震刚过去一年,时玉舫满腔志愿报考地质学专业,但心仪的三所院校当年在山东都没有招生计划,机缘巧合下他被山东农学院兽医学专业录取。 “那个年代学习兽医学不仅是为了考虑给动物治病,也是为了学习研究疾病机理,虽然是和动物打交道,但为我后续的生物医学研究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时玉舫笑称,现在回想起当年,常常是一边牧牛一边看书,也不去想未来会怎样,只知道心无旁骛地学知识、做积累,“那是做学问最好的状态,纯粹且充实。”

  機遇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大學期間他不斷地汲取專業知識,努力學習英語,畢業後留校任教。1985年,恰逢我國向國外派遣留學生,帶著對生物奧秘的好奇心,時玉舫被加拿大阿爾伯特大學錄取,開啓生物學研究之旅,1992年他獲得加拿大阿爾伯特大學免疫學博士學位。“1985年是現代免疫學開始的重要節點,似乎有一種使命將免疫學研究的興趣融入血液,帶進我的科學研究,探討與人類健康相關的科學問題。”時玉舫感歎學生生涯裏“選擇”與“被選擇”的奇妙過程,而最終走上科研路,是他一生的幸運。

  1995年至2001年,时玉舫被乔治·华盛顿大学和美国红十字会赫兰研究所先后聘为助理教授和终身副教授, 建立实验室从事研究工作;2002年他晋升为新泽西医科大学终身正教授和特聘大学教授。2008年回国后,时玉舫将免疫学与干细胞研究结合在一起并担任中国科学院健康科學研究所研究员、所长,2014年7月他加盟苏州大学,任转化医学研究院院长和特聘教授及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刚刚当选欧洲科学院院士。

  跑出“創新速度”,需要不斷打破常規思維

  求学前3年,全球顶级期刊发表论文5篇,包括Nature、Science等,走出大山,出国留学,时玉舫似乎不需要适应期,很快就进入到“满血”的科研状态中。在他看来,跑出“創新速度”,需要不斷打破常規思維。

  學習期間,他創造性地發現了“激活誘導的T細胞凋亡(AICD)現象”,由此建立了全新的免疫學理論構架。“那原本是一個很普通的細胞實驗,不過吃個午飯,再一看,發現悉心培育的細胞‘死’了。”時玉舫向記者回憶,當時他以爲是自己吃過的面包裏的酵母菌,浸入、汙染了細胞,當時他就想,完了,實驗失敗了。然而導師卻提出了另一種設想:細胞或許不是真的“死”了,也許是受了免疫系統的“調控”,實驗再往下做做吧!“用免疫學的思維,去看待一個生物現象,居然還有這樣的角度。”時玉舫像打開了任督二脈一樣,思路一下子通了。後來的實驗、學習中,他常用生物學的思維,解決免疫學的難題,一路披荊斬棘,創新關鍵點“屢屢告破”。

  時玉舫依舊在不斷“出圈”,以免疫學思維研究幹細胞,他開啓了又一程的科研攻關。“對于人體內壞掉的細胞,傳統的治療方式是把壞細胞‘替代’掉,而我們的方式是,引入幹細胞,利用細胞之間的相互作用,促進細胞自我修複。”時玉舫介紹,當前他領導的團隊,研究發現了一種遍布人體各器官的“間充質幹細胞”,把這種細胞提取出體外,進行培養擴增,再以藥劑的方式引入人體,可以調控人體免疫反應、促進再生,對腸炎、紅斑狼瘡、糖尿病以及肝硬化、組織損傷等病症有明顯療效。據悉,該項目正處于關鍵攻關期,預計未來5~10年有望成爲臨床治療手段。

  在免疫學領域,時玉舫的研究代表著“前沿力量”,引領著該領域全球科研潮流。多年來,他在國際知名學術期刊發表SCI收錄的研究論文220余篇,他引30000余次。“21世紀正是生物産業發展與挑戰並存的時機,在這種形勢下,走好科研之路首先要認識自我,完善自我。”時玉舫談到一個觀點:要以“給這個世界留下些什麽,爲給社會做些什麽”爲目標,確立科研方向,而不僅僅是做一個追趕時髦的人,一味地跟風科研熱點,丟了自己的堅持。

  堅持興趣爲導向,不反對兒子“學護理”,不幹預學生的科研選題

  “做科學研究,一定要遵循學生的興趣,老師和家長不要幹預太多;學生做課題首先要找到自己的興趣點。”從教28年,時玉舫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育人觀”,他笑稱,培養兒女、帶學生,他都是一樣的態度:提供建議和資源支持,不幹預他們的道路選擇,“希望他們做自己喜歡的科研,過自己喜歡的人生。”

  免疫學和幹細胞領域的領軍人物,以選擇“護理學”專業的兒子爲自豪,這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兒子本科選擇了“護理學”專業,問其原因,兒子回答說:人生願望是給更多人帶去溫暖和快樂,而“護理學”這門專業,正是可以緩解傷痛,治愈人心,“他能有這樣的願望,作出這樣的選擇,我覺得很好,爲他驕傲。”兒子已是成功的護理麻醉師(CRNA),在時玉舫看來,選擇什麽學問,做什麽專業,本就沒有高低之分,跟隨自己的興趣和熱愛,潛心鑽研,同樣有機會做出“頂天立地”的成就。

  多年的從教經曆讓時玉舫發現有很多學生在成長過程中接受的教育並不適合,他們的興趣愛好往往由家長和老師決策,這也導致某些領域“學而不精”。時玉舫以國外留教時的經曆舉例:一次他到好朋友哈佛大學萊爾特教授那做客,在辦公室書櫃裏發現了一本厚重的餐館點評書。這本書由萊爾特教授的兒子撰寫,每到一家餐館用餐後都會記錄下心得,這本書參考性強,當地很多民衆都視之爲“美食寶典”。萊爾特教授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免疫學專家,但他從不幹預幹涉兒子的選擇;不繼承父親的“衣缽”,他兒子照樣能成功。

  “舉這樣的案例不代表國外的教育理念比國內先進,但是我們要尊重孩子的選擇,給予他們信心。”時玉舫說。在教書育人中,每當有新的研究生入組,時玉舫都會鼓勵他們大膽探索自己感興趣的課題。去年蘇州大學與羅馬大學聯合培養的一名博士生按照自己的興趣選擇了動脈粥樣硬化方面的課題,在時玉舫看來,這個選題已有前人在做,而且難度高,但他沒有幹預,還是鼓勵博士生大膽嘗試,僅兩個月的時間,學生在課題上就有了新的重要線索。

  作爲學生的指導者,導師對學生成長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在時玉舫的課題組,從來沒有“老板”的說法。“現今很多課題組都稱導師爲老板,我不喜歡這樣的概念,我和學生之間沒有雇傭關系,而是傳承的關系。”時玉舫認爲,作爲導師能幫學生就幫一把,鼓勵他們多嘗試,畢竟人一生中趕上可以大量出成果的機會可能並不多,所以自由選擇感興趣的課題,要格外珍惜。

(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蘇大概況 教育教學
院部設置 科學研究
組織機構 合作交流
招生就業 公共服務
Copyright 苏州大学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州市十梓街1号 组织策划:校长办公室

蘇ICP備10229414號-1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530号
推薦使用IE8.0以上浏覽器,1440*900以上分辨率訪問本網站